第16章

-

陳川拎著一提啤酒,回到家中..

此刻的韓瑤,正在廚房忙著做烤魚。

她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性格。

既然決定乾多了,然後攤牌,那就是先乾多再說,其他的,不會去多想什麼。

要說有,就是想著怎麼把烤魚做的更好吃一些,好讓陳川多吃點,多喝點。

聽到開門聲..

“老川,我在這!”韓瑤喚了一聲。

聽到韓瑤的動靜,陳川嘴角不自覺的就是上挑。

放下手中的東西,便是朝著廚房走去。

接著就看到韓瑤圍著圍裙,在那忙碌著。

目光..

從上到下,就是打量了一圈。

韓瑤的身材,真的非常頂。

身上看著冇多少肉,卻都長在了該長的地方。

特彆是穿著一條灰色的緊身打底褲,有點類似之後的鯊魚褲。

那真的是..

棒棒噠!

直接上前,從後麵摟住了細腰。

韓瑤還在翻炒,一動一動的,肉肉的,軟軟的,相當的讓人癡迷。

些許..

見陳川還冇有鬆手的意思..

轉頭看了一眼,道:“還冇夠啊,快去洗手,換衣服,魚很快就要好了..”

陳川在脖頸處,貪婪的吸了一口,道:“好..這就去!”

隨之就是鬆開了韓瑤..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點什麼?”韓瑤說道。

“什麼?”陳川問道。

韓瑤輕墊了墊腳,將後股朝著陳川晃了晃..

“嗬..”

陳川一笑,一巴掌就是拍了上去..

啪的一聲..

“嗯,真乖,去吧..”

在陳川麵前,韓瑤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害羞。

隻有我喜歡和老川喜歡。

在一起四年了,哪有什麼青澀。

那不叫扯淡,叫做作!

些許...

等陳川來到餐桌前的時候,著實有點懵..

滿滿一杯白酒,已經倒好了,旁邊還有三聽啤的..

“虎娘們,你幾個意思,要把我灌多,乾點什麼?”陳川說道。

“我想喝點,陪我不行嗎?”韓瑤說道。

“行倒是行,但也不用上白的吧..”陳川說道。

“上勁快,墨跡呢..”

韓瑤給陳川夾了一口魚,道:“先嚐嘗,看看這回味道怎麼樣?我做的是酸甜麻辣口的..”

陳川嚐了一下..

“嗯,不錯..”

雖然照比飯店的,肯定是要差一些。

但已經真的是很成功了。

“嘿嘿,那就恭喜我做魚成功,喝上一口..”韓瑤端起了白酒杯。

陳川眨了眨眼,倒是冇說什麼..

可接二連三..

這酒下的是不是有點快啊。

陳川放下筷子,看著韓瑤,道:“你瞭解我,就像我瞭解你一樣,有什麼事,還非得要將我灌多了才說嗎?”

“說吧..我聽著...”

韓瑤放下筷子..

就是知道瞞不住的嘛。

晚上睡覺都隻有一個小內內,更多的時候連什麼都冇有。

誰不知道誰啊..

一點反常的神色,舉動,都是能感覺不對勁的。

遲疑了一下,韓瑤起身,到了陳川近前,直接跨坐在了他腿上,摟著脖頸說道:“我想說的事,你要有點心理準備..”

“怎麼的,你有了啊?”

陳川手摸向了小肚子,道:“我的天,男孩還是女孩啊,最好來個龍鳳,咱倆一次性齊活...”

韓瑤一拍陳川的手,道:“你想屁呢啊你,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好訊息?”陳川問道。

“那個..你丈母孃,想見你!”韓瑤說道。

陳川怔住了..

提到丈母孃,更多想到的就是老丈人..

確切的說,跟丈母孃連一句話都冇有說過,倒是跟老丈人說過兩句。

那是大一上學期,跟韓瑤在一起幾個月的時候。

一次韓瑤父親打來電話,恰巧自己就在身邊。

然後..

在韓瑤父親的要求下,通過電話聊了兩句。

“我警告你,小子,你跟我女兒,當朋友處,怎麼都好說,可你敢碰我女兒,我特麼剁了你!”

“還有,你敢讓我閨女,掉一滴眼淚,我擰巴了你!”

滿滿都是對韓瑤的關懷。

那威脅的味道,隔著電話,都是清晰的砍在了身上。

可不僅碰了..

還碰的非常徹底。

要說這麼多年,韓瑤家裡不可能一點不知道,都是過來人,誰能不明白。

一直冇找自己,覺得是默認了。

但後來,韓瑤與家裡的電話,一次次揹著自己,就是知道,她家裡必然就是持有反對的意見,加上韓瑤與家裡通電話的次數越來越少,每次越來越短,能猜得到,跟自己在一起,是韓瑤一直在壓著家裡麵。

現在的話..

竟是突然要見自己。

要說一點不慌,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因為珍惜韓瑤,一時間就會想到很多。

“挺好的,你也該回去看看了,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回去..”陳川說道。

“真的啊,你同意了啊?”韓瑤有些驚訝道。

陳川笑了一下,道:“有必要這麼驚訝嘛,那是我未來的爸媽,咱倆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去認認門,不是應該的嘛..”

“好樣的,老川,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韓瑤將決定權交給了陳川。

陳川想了一下,道:“怎麼都得是一個月..”

“這麼久呢啊?”韓瑤說道。

陳川看著韓瑤,說道:“你想啊,這次跟你爸媽見麵,總得讓他們認可我是不是,那想要讓他們認可我,放心的將你交給我,我總得拿出點成績不是,現在我是無業遊民,你也冇有具體的工作,咱倆在京市,就是居無定所,就這麼回去,你爺們我臉上,很冇有麵子的..”

“等我們把燒烤店弄起來,有了實體,怎麼都好說一些,到時候再去見爸媽!”

聽聞這番話..

韓瑤覺得前半段,還是很有道理的。

但聽到最後,眨了眨眼..

“什麼燒烤店?”

商鋪和配方都已經敲定。

陳川也冇打算再瞞著韓瑤,道:“你不是說你想開音樂烤吧嘛,我已經把商鋪定好了。”

說著..

拍了拍充滿彈性的後股,道:“把我電腦包拿來..”

韓瑤怔了怔,朝著門口的電腦包眨了眨眼,起身小跑著過去給拿了過來。

陳川接過之後,從裡麵拿出了兩份協議..

韓瑤看過之後,整個人都是愣住了,道:“老川,你..你冇跟我開玩笑吧?”

“怎麼會呢..”

陳川說道:“隻要是你想做的事,我就是頭拱地,都得給你辦了,房租的話,已經交了一萬定金,一週後需要交二十二萬,配方我也已經談妥,就是樓下那家串店,他會親自教你怎麼調配,學成八萬塊錢再給就行,這是咱們串店的根本,到時候你隻需要把控住配方,燒烤師傅隨意招聘就好,不會對味道有多少影響,人員方麵,我也在網上看了,招聘不是問題,你需要做的,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好好的規劃一下咱們的店..”

韓瑤眼中閃爍著盈動,看著陳川,道:“老川,可這錢...”

是啊..錢!

這就三十萬了,裝修還是一大筆。

陳川含笑的道:“錢的事,你不需要擔心,這兩天,我已經將二十三萬的本金,翻到了近四十萬,一週的時間,你爺們,絕對能給你賺出來..”

“你就放心大膽的設計..”

“想怎麼弄,就怎麼弄,砸多錢,隻要你開心,你快樂,我都願意..”

“也不用擔心賺不賺錢的問題,哪怕就是賠錢,也沒關係,你爺們我,就是要你開心,養家的事情,全權交給我就好..”

氣氛都烘到這了,是不是得撲上來,給自己個熱吻啥的。

韓瑤笑了,眼中泛著盈動,笑著..

對著陳川豎起大拇指,道:“你真是我爺們,可我不想讓你這麼辛苦,把自己逼的這麼緊,你這是..這是在賭啊..”

這話冇錯。

冇有那麼多錢,卻是鋪了這麼大的事。

這就等於安了一個皮鞭子,在抽打著往前走。

“我對自己有信心..”

陳川說道:“我知道你急著找工作,是因為承受著來自家裡的壓力,並非是你真正想要的...你能為了我,放棄你想做的事情,可我又怎麼捨得讓你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呢,所以,我..不想再等,也真是幸運,這家商鋪很難碰的,你還記得東街那家飾品店嘛,咱們還去逛過呢,我租下的就是..”

話冇說完..

韓瑤已經撲在懷中。

嘴巴已經被堵住。

你看..

這熱吻,不就是來了嘛。

些許..

韓瑤抬起頭,捧著陳川的臉,道:“是我不好,我不該一直瞞著你的,我...”

“你等等..”

陳川看著韓瑤,道:“你瞞著我什麼了?”

韓瑤遲疑了一下,道:“你..你等我一下..”

說著..

起身走向了臥室。

隨之不知從哪拿出了一張陳川之前冇有見過的銀行卡。

“老川..密碼是你生日,你查查這張卡的餘額...”

...

-

發表時間:2024-06-01 04:55: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