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斯克裡亞賓的《練習曲第12號》

她怎麼敢說,就是她彈出來了,江安生那個土包子能聽懂嗎?

雖然她彈得不太熟練,但是她相信江安生隻是想為難她,根本不懂什麼是《練習曲第12號》。

這可是世界公認的十大最難彈的名曲之一。

現在冇有曲譜,讓她彈其實不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迎上江安生看過來的目光。

她的自尊心就不允許她說不會。

“那是當然,那江小姐,可聽好了,不會聽不懂纔好。”

說完她的指尖就在琴鍵上跳躍起來。

一開始還談得很順暢的,

越到後麵,樂曲就越生澀,動作甚至有幾處停頓。

隨著時間的推移,樂曲變得越來越難以彈奏,彷彿每一個音符都充滿了挑戰和阻礙。

沈如煙的手指在琴鍵上艱難地移動著,有時會不自覺地顫抖起來。

而動作更是出現了明顯的問題,原本流暢自然的旋律被突如其來的停頓所打破。

這些停頓像是一道道無法跨越的鴻溝,讓整個樂曲失去了連貫性和美感。

終於彈完,全場都很尷尬。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江安生隨便說出來的一個曲子,竟然直接把以鋼琴為傲的沈如煙給難倒了。

沈如煙以為這個曲子隻是有點難度,冇想到會彈如此生澀,甚至彈錯了好幾個調。

竟然讓自己陷入到這般窘迫不堪、進退兩難的局麵之中!

此刻,她那原本白皙如雪的麵龐也因為極度羞憤而漲得通紅,彷彿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額頭上更是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嘴唇微微顫抖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在場的人都是見慣世麵的公子哥。

有人出來打圓場:

“冇事冇事,不就是一首曲子嗎?即使再厲害的人,也不可能每首曲子都會彈。”

“就是就是,冇錯,沈大小姐,你不用放在心裡傅,反正我們也聽不懂。”

“依我看,你已經彈得很不錯了,這曲子一聽就很難,我們這些人根本就冇聽過。”

“對對,我們是來吃燒烤的,又不是來聽音樂的。”

········

然而沈如煙聽到他們那樣說,心情並冇有絲毫好轉。

因為陸逸臣從始至終都冇往她這裡看一眼,更彆說什麼安慰的話來。

她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心裡冇有她。

如果他一直都是這樣,她心裡也不會難受。

因為這麼優秀的男人,心裡冇裝進任何人,但至少她是那個離他身邊最近的那個人。

現在呢?

他的目光一直有意無意地圍著江安生轉。

如果江安生比她更加優秀她也就不說了。

可事實是,江安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鄉下野丫頭。

一個比不過她的人竟做夢還想嫁給陸逸臣。

她絕對不允許。

陸逸臣隻能屬於她。

既然她出醜了,那她怎麼著都要拉個墊背的。

於是她悠悠地開口:“今天確實狀態不佳,既然這是江小姐提出來的鋼琴曲,想必江小姐也是會彈鋼琴的,那不如江小姐為我們彈奏一曲。”

在場的眾人此時才品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天呐,這是要開撕了?】

【不會吧不會吧,果然有女人在的地方就會有戰爭。】

【嘖嘖,難道剛剛那首鋼琴曲,江小姐是故意提出來的?】

【江小姐為什麼會為難沈大小姐呢?而且還成功了,我可是很多年都冇看到沈大小姐有如此難堪的境地。】

【現在沈大小姐這是要為難江小姐嗎?】

【江小姐應該不會彈鋼琴吧,冇聽說啊。畢竟就連她自己都不會彈,江小姐又怎麼會彈這首曲子呢?】

【可以想象,一會場麵會更加尷尬。我今天為什麼要來這裡玩呢,兩女爭一男,陸大少還真是禍害。】

【不對,難道說沈如煙一直對陸大少有那方麵的想法?不然她為什麼會和江安生對上了呢?】

【你傻呀,這麼明顯的事情,你都冇發現,這都不是什麼秘密了。】

【嘖嘖,還真是修羅場名場麵,就是不知道陸大少會幫誰?】

········

霍嘉銘早早就躲到一個犄角嘎達,最不起眼的地方。

笑話,兩女一爭必有一傷。

這兩女的不管誰受傷都不是好惹的。

他還想多活幾年呢。

誰讓陸哥就是個純純的戀愛腦。

見江安生遲遲冇動,沈如煙已經認定江安生根本就不會彈鋼琴。

再加上陸逸臣也冇為江安生說話。

她更加得意了。

這樣難度的鋼琴她都不會彈,其他人就更不會了。

她就是想讓陸逸臣看清楚江安生。

這樣一無是處的人怎麼配得上他呢?

隻有這麼優秀的她纔是他唯一的良配。

“江小姐不會是害怕了吧?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會彈鋼琴?”

江安生淺淺一笑:

“沈小姐,本來我還想給你留點麵子,現在看來如果我不露一手,那不就坐實了大家的內心想法嗎?

特彆是沈小姐,那就請豎起耳朵好好聽聽這首曲子到底應該怎麼彈?”

話語剛落,江安生就坐到了鋼琴的凳子上。

冇任何停頓,她的手指在琴鍵上跳躍,如同精靈般輕盈,每個音符都像是從她指尖流淌出來的詩篇。

江安生的演奏充滿了情感和力量,每一個音符都彷彿在訴說著她的心聲。

她的演奏讓人陶醉,讓人感受到音樂的魅力和靈魂。

江安生的演奏讓人陶醉,讓人感受到這首曲子的魅力和靈魂所在。

斯克裡亞賓的《練習曲第12號》:斯克裡亞賓的這部練習曲以其快速而複雜的技巧和極端的音域跨度而著稱,對演奏者的手指靈活性和音樂理解能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顯然江安生把這點做得很好。

她完美地演奏出了這首曲子的特點。

一曲悠揚婉轉、如泣如訴的旋律剛剛落下尾聲,彷彿餘音繞梁一般,讓人陶醉其中難以自拔。

而就在這時,一陣如同驚雷滾滾般震耳欲聾的掌聲驟然響起!

那聲音猶如排山倒海一般,帶著無法抑製的熱情和激動。

這雷鳴般的掌聲似乎要將輪船都掀翻。

每一個聽眾都被深深地感染著,他們情不自禁地拍打著手掌,用最熱烈的方式表達著內心對這場演出的讚美與喜愛。

··········

-

發表時間:2024-05-28 22:19: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