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那種心如刀絞般的痛楚,如同千萬隻螞蟻在啃噬著她的心臟,令她幾乎無法呼吸。

此刻,任何**上的傷痛都已變得微不足道,因為它們遠遠不及心靈所遭受的創傷來得沉重和深刻。

她從小就知道陸逸臣有個未婚妻。

但是她從來就冇把那個鄉下的未婚妻放在眼裡。

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配得上陸逸臣的。

自小起,她便堅信自己纔是唯一能夠站在陸逸臣身旁之人。

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才情容貌,她都自認遠勝那名未婚妻。

在她眼中,那個未婚妻不過是個平凡無奇的鄉下人罷了,毫無資格成為陸逸臣的伴侶。

隨著時間推移,她對陸逸臣的感情愈發深厚。

每當想到他的那位未婚妻,心中不禁湧起一絲嫉妒與不甘。

儘管如此,她依舊努力保持著自信與高傲,告訴自己:隻有最優秀的女子才能贏得陸逸臣的心。

於是,她加倍努力地提升自我,追求完美。學習琴棋書畫、修煉儀態舉止……隻為讓自己變得更加出色,以吸引陸逸臣的目光。

今天,他的未婚妻就這樣毫無預兆地出現在她的麵前。

甚至故意在她麵前和陸逸臣秀恩愛。

她怎麼敢?

她怎麼可以?

嫉妒和不甘像兩條毒蛇一樣,死死地纏繞著她的內心,讓她無法掙脫。

它們不斷啃噬著她的靈魂,讓她痛苦不堪。

她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一起甜蜜的畫麵,心中充滿了羨慕和渴望,但卻又無能為力。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劍,無情地刺向她的心臟,讓她血流不止。

為什麼陸逸臣會允許那個女人圍在他身邊打轉,甚至是縱容她的一些親密的小舉動。

陸逸臣難道不反感從小和他訂婚約的這個人嗎?

他為什麼還好像很開心

難道說陸逸臣喜歡她?

不,這絕對不行,她不允許。

她必須要讓陸逸臣知道她纔是最優秀的,纔是能配得上他的唯一的那個人。

她環顧四周,突然看到不遠處的鋼琴,瞬間有了主意。

音樂是她最擅長的事情之一,她相信,江安生彈鋼琴肯定贏不了她。

她走到鋼琴前,輕輕地坐下,她的手指在琴鍵上輕輕地敲擊,旋律緩緩地流淌出來。

試彈了幾下,她並冇有繼續。

“沈如煙,繼續啊,今天我們要有耳福了,竟然能聽到沈大小姐的親自彈鋼琴。”

“沈大小姐的鋼琴的天賦極高,經過多年的刻苦學習和練習,她的鋼琴造詣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聽說去年已經過了八級了。”

“不是吧,這麼厲害,沈大小姐,還真是不簡單。看來今天我們是有耳福了。好期待!”

·······

沈如煙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恭維聲,不以為然。

她從小就是在這樣的恭維聲中長大的。

她從小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她看向不遠處的陸逸臣和江安生。

“逸臣,你想聽什麼,我可以彈給你聽。不管是古典音樂還是現代音樂,流行的還是爵士音樂都難不倒我。”

說完她還挑釁地看了江安生一眼。

江安生此時也明白她這是故意的。

明知道她是他的未婚妻,還一口一口的喊他逸臣。

顯示他們的關係到底有多親密嗎?

可惜再親密,她也最多隻是個小三。

隻要她不放手,你永遠就隻能是個小三。

一直看到他們在一起,這是嫉妒了,然後用彈鋼琴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感,以此來吸引陸逸臣的注意力。

好一個心機深沉的小三。

怪不得她前世會輸。

原來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有個這麼強勁的敵人。

既然她都挑釁到她的麵前了,她怎麼能不接招呢?

她為了前世的自己怎麼著都要爭口氣。

真當她是軟柿子,隨便怎麼捏?

陸逸臣正在享受江安生給他做的燒烤。

這小女人的手藝也太棒了吧。

哦,他想起來了,她好像為了他專門學了廚藝。

嘖嘖,從冇有這麼滿足過。

看在她這麼誠心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和她結婚。

他還想再吃個玉米的時候,某人已經把剛烤好的玉米放到了霍嘉銘的盤子裡。

他不滿地瞪著霍嘉銘。

“瞪什麼瞪,你隻要聽音樂就能飽,還吃什麼吃。”江安生完全是不在乎他的態度,對陸逸臣就是一頓不客氣的說教。

陸逸臣趕緊搖頭,嬉皮笑臉道:“我不喜歡聽音樂,我隻想吃你烤的燒烤。能不能再給我烤個玉米?”

霍嘉銘默默地端著盤子離開,他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嘖嘖,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海城太子爺嗎》

竟然被江安生吃得死死的。

冇想到陸哥談起戀愛來,會是這個樣子,活脫脫一個戀愛腦,讓人簡直冇眼看。

他可不想被殃及,為了自己的小命,他還是遠離他們吧,即使江安生烤的東西再好吃,他也不敢繼續吃下去了。

被忽視的沈如煙又怎麼會甘心呢?

她再次對著江安生開口道:“安小姐,不知道你喜歡聽什麼音樂?我也可以滿足你的。就是不知道安小姐能不能聽懂?”

這是**裸地挑釁啊?

本來她還不想太招搖,本來就不打算和他們這群人再有任何關係。

隻是這個沈如煙完全就不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

整得好像全天下就她彈鋼琴最厲害一樣。

其實也不

難怪她,誰又會想到江安生從那麼小的地方考還海城大學的,她會彈什麼琴?

她懂什麼音樂,畢竟條件在那裡。

怎麼可能和世家養出來的千金閨秀相比呢、

更何況還是她最拿手的音樂呢?

江安生笑了笑,慢悠悠地站了起來,隨手抽出了一張紙巾慢條斯理地擦乾淨手。

“既然沈小姐這麼有心,那就麻煩來一首斯克裡亞賓的《練習曲第12號》吧。想必以沈小姐對鋼琴的造詣,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陸逸臣嘴角微微揚起,看向江安生的眼裡多了一抹玩味。

冇想到江安生還是個狠人,果然還是因為他吃醋了,這感覺怎麼說呢?還挺爽的。

沈如煙聽到她說出來的鋼琴曲,整個人都不好了。

臉色變得很難看。

-

發表時間:2024-05-28 22:19: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