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他敏銳地察覺到一股寒意從她身上瀰漫開來,彷彿周圍的空氣都被凍結了一般。

她那冷漠而疏遠的神情讓人不敢輕易靠近,就像一座被冰雪覆蓋的山峰,高不可攀且寒冷刺骨。

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和表情都透露出一種無法言說的淡漠與決絕,似乎將自己與外界完全隔絕開來。

這種冰冷疏離的氣息如同一層無形的屏障,使人難以突破,更無法觸摸到她內心真實的情感世界。

不僅如此,她竟然還向後退了好幾步,短短數步的距離,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被拉得極遠,就像是中間橫亙著一道深不見底、無法逾越的鴻溝,將兩人遠遠隔開。

這道鴻溝雖然不遠,但是卻他感覺即使窮儘一生也難以填平。

她這是在和他劃清界限?

明明前一秒她還好好的,為什麼心中會這麼這樣?

被陸逸臣忽視的沈如煙明顯很不滿,這個被陸逸臣親自帶到這裡的女生,明顯帶給她很大的威脅。

她是絕對不允許陸逸臣身邊出現除了她以外的女生的。

隻有她才配得上海城太子爺陸逸臣。

這也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

她也為了這樣的夢想一直都在努力奮鬥。

爭取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成為能和他一起並肩站在金字塔。

當江安生看到他們再次站到一起的畫麵。

隻想誇一句,果然是郎才女貌,前世她怎麼就不早點發現呢?

還好,重活一次她看清楚了。

他們纔是一對,她不會再摻和進他們的關係當中。

不過想到前世因為他們自己受過那麼多氣,這麼好的機會在麵前,她不把握那不是太可惜了。

誰還不會演戲?

想到這裡,江安生瞬間收斂了身上的冰冷氣息。她麵帶微笑,再次來到陸逸臣的身邊。

伸手挽住他的手臂,身體和他捱得很近。

從外來看來他們的關係很親密。

在一旁看戲的霍嘉銘的嘴巴張得大大的:

臥槽,這是什麼名場麵修羅現場。

陸哥,你自求多福吧,他也是冇想到沈如煙也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陸哥不是有潔癖嗎?

他怎麼會讓人這麼近距離接觸,還讓人挽手臂。

果然還是看人去的。

看來江安生,果然是那個不一樣的存在。

江安生,完全都不在乎其他人看嗎,她親昵的對著陸逸臣說道:“逸臣,這位漂亮的美女是誰啊?你不是說今天要帶我遊海嗎?什麼時候出發?”

陸逸臣對於江安生突然來的親密,竟難得的有幾分無措起來。

剛剛她明明是一副要和他劃清界限。

但,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

難道是女人的佔有慾作祟?

沈如煙讓她有了危機感?

她這是吃醋了?

不過這樣的感覺還挺好的,至少她不再排斥他,還會主動跟他靠這麼近。

突然他好像被打通了任督八脈。

這是不是另一種和她拉近的方法?

陸逸臣不愧是個智商高達200的狗男人,這樣的腦迴路估計也就隻有他能想得出來。

他內心暗喜,麵上不顯,給江安生介紹道:“這是沈如煙,沈子逸,我好兄弟的妹妹,也算是和我們一起長大。”

然後又給沈如煙介紹道:“這位是江安生,我的未婚妻!”

這是第一次他正式把江安生以他未婚妻的身份介紹給大家。

雖然昨天她和老爺子退婚,但是他還冇同意呢,四捨五入,她就還是他的未婚妻。

他知道此時這樣說,江安生肯定不會反對的。

這就是女人的好勝心還是嫉妒心?

不管是什麼,隻要他目的達成了就好。

江安生也冇想到陸逸臣會這樣給沈如煙這樣介紹她。

難道他就不怕沈如煙會吃醋嗎?

不過這也正合她心意。

她就是要噁心他們。

誰讓他們前世讓她過得那麼痛苦。

這一世就讓他們多吃點骨頭。

在他們相愛的路上使勁地添堵。

特彆是沈如煙,她既然和陸逸臣關係這麼熟,前世她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已經結婚了?

她就是故意的,直到現在她才明白,她就是故意噁心她的。

不然怎麼會那麼湊巧?

在他們三週年結婚紀念日這天晚上她一個電話就要把他叫走。

想到前世不知道有多少特彆的日子,陸逸臣都因為一個電話就離開。

他們之間能回憶的竟都是滿滿的苦澀,都有沈如煙的影子。

好一個不知廉恥、毫無道德底線之人!

那她那麼高調地和陸逸臣秀恩愛,允許媒體大肆報道他們的愛情,不就是純粹噁心她嗎?

明明知道對方有家庭還要橫插一腳,這種行為簡直令人髮指!

知三當三還這麼明目張膽,如今,不報仇雪恨怎能平息心頭之怒?

又如何對得起那個無辜夭折的孩子呢?

想到這裡,一股無法抑製的憤恨湧上心頭……

噁心人誰不會?

女人還是懂女人的,兩人的眼中都有明顯的殺氣。

江安生知道對麵的女人就是喜歡陸逸臣的。

聽到她是陸逸臣的未婚妻,她嫉妒的眼神,根本就騙不了人。

這不就好辦?

你越是嫉妒,越是難過,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不然你也嚐嚐這樣的滋味,她重活一世,不就白活了嗎。

不多時有兩個大男生提著很多吃的進來,打破了彆墅不太尋常的氣氛。

竟然紛紛拿著東西往靠在海岸的遊艇走過去。

江安生心中暗自思忖著要讓沈如煙難受一下,於是她故意將身體緊貼著陸逸臣,並緊緊地挽住他的手臂,彷彿向全世界宣告他們之間的親密關係。

這個舉動看似不經意,但實際上卻是江安生下定決心要給沈如煙一個下馬威。

而陸逸臣似乎對江安生的行為反而很享受,任由她這樣做,使得兩人看起來宛如一對恩愛有加的情侶。

沈如煙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由於太過用力,導致指關節都開始泛白,甚至連指尖都深深地戳進了手掌心中,隱隱有鮮血從傷口處流淌而出。

然而,她卻對這一切渾然不覺,彷彿完全感受不到身體的疼痛一般。

與身體所承受的痛苦相比,內心深處傳來的陣陣刺痛更讓她難以忍受。

-

發表時間:2024-05-28 22:19: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