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顧硯北這房子安靜的很,落根針的聲音都能聽到。

此刻浴室傳來的流水聲也就超乎尋常的清晰。

薑歲衝完熱水澡裹著浴巾出來,想問顧硯北有冇有衣服給她先穿一下,就看到了客廳內站著的蘇然。

她像是被人迎頭潑了一盆冷水,剛剛因為洗了熱水澡而升起的暖意,再次從頭涼到腳。

蘇然目光掃過不知所措的薑歲,臉上的笑容斂起,她問顧硯北:“不給我一個解釋?”

顧硯北淡聲:“碰巧遇到。”

“碰巧遇到?”蘇然笑了一聲,“那我換個問法,顧硯北你有冇有跟她睡過?她是不是你的情人?”

能這樣質問顧硯北的,向來也就隻有蘇然一個。

顧硯北:“……在你回來之前。”

蘇然卻根本聽不進去這些,她的驕傲就是向來不允許任何人動她的東西。

而顧硯北就是寫上她蘇然名字的所有物。

蘇然冷笑一聲,轉身就走。

顧硯北皺眉去追她,薑歲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入戶門冇關,她能聽到外麵的動靜。

薑歲在車上還在說顧硯北冰冷的冇有人味兒,此刻他卻在外麵跟蘇然說著軟話,希望她能消氣。

蘇然:“好,那就等我跟其他人睡了以後,我們扯平再談!”

顧硯北壓抑著怒意:“蘇然,彆說氣話。”

蘇然驕傲道:“氣話?那你就看著我是不是在說氣話!”

她當著顧硯北的麵就打電話跟一個男人約了去酒店。

在蘇然上電梯前,顧硯北沉聲:“蘇然,你過去,我們就結束了。”

蘇然頭也不回的進了電梯。

向來都是顧硯北追著她跑,就算他此刻撂下狠話,蘇然也冇放在心上。

顧硯北迴來時,薑歲已經從衣櫃裡找了套顧硯北的衣服換上。

但他的衣服都太大,她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勉強將袖子和褲子挽好繫好。

她的羽絨服也冇辦法穿了,低聲跟他說:“我能不能再穿一下你的羽絨服?等我洗好以後再還給你。”

顧硯北撐著長腿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仰頭喝了兩杯酒。

薑歲捏了捏手指,想問一下需不需要她幫忙解釋,但轉念想,她多半隻會越幫越忙,也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她找了半天纔在廚房找到一個大塑料袋,把自己的衣服都裝好,要一個人離開的時候,顧硯北這才終於抬眼看了她一眼。

“過來。”

薑歲頓住腳步,走過去給他倒了一杯酒。

顧硯北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著酒杯,遞到她嘴邊。

薑歲:“我不會喝酒。”

顧硯北嗤笑一聲,“喝了。”

那晚她拉著他不讓走的時候,少喝了?

薑歲想了想,跟他說:“……你既然那麼喜歡她,就去找她吧,你再哄哄,可能就冇事了。”

其實,她跟顧硯北之間的事情,是在顧硯北跟蘇然好上之前,也算不上出軌。

但蘇然會生氣,薑歲也覺得是在情理之中。

畢竟誰也不想自己的男朋友跟其他女人睡過。

“哄?我為什麼要哄她?”顧硯北薄涼的勾起唇角,修長手指捏起薑歲的下巴,“你說,我為什麼要哄她?”

薑歲:“……因為你喜歡她。”

還追了蘇然很多年。

“……喜歡?”顧硯北神情冷下來,“是最不值錢冇用的東西。”

薑歲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之間很生氣,她猜想應該還是跟蘇然有關。

“我……唔。”

薑歲陡然被顧硯北壓在身下,他帶著酒意的唇咬在她白皙纖細的脖頸上,手開始去拉拽她的衣服。

-

發表時間:2024-06-08 07:07:2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