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薑美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顧硯北神色淡淡:“你想讓我過去?”

薑美:“硯北你……”

蘇然百無聊賴的收回手,高傲道:“顧總還是處理好你身邊的鶯鶯燕燕再來找我好了,我蘇然可冇什麼興趣跟人爭男人。”

薑歲微微抬起眼眸,正好看到顧硯北按住蘇然的胳膊,“美容不做了?”

蘇然眼波流轉,嗔了他一眼,“顧總既然惹我生氣了,那就把我這一年美容的費用都包了吧。”

顧硯北冇有多言,抬手就把銀行卡遞給她。

慷慨大方的,毫不見麵對薑歲時的計較利益得失。

薑歲低眸想著:顧總的愛與不愛,真的明顯。

蘇然踩著高跟鞋搖曳多姿的轉眼就刷出去三百萬。

薑歲睫毛輕顫:好多錢……

薑美氣的臉色漲紅,覺得蘇然這是在公然打她的臉。

“薑小姐也想包年?”蘇然指尖敲了下手中的銀行卡,隨口道:“若是你手中拮據,當我請你的,我男朋友付錢。”

蘇然說話時,那雙嫵媚多情的眼眸朝著顧硯北微微上挑,一句“男朋友”更是哄得顧硯北唇角上揚。

薑美氣的甩手離開。

薑歲也不好多留,匆匆追了上去。

蘇然嗤笑一聲:“這位薑家的大女兒裝的賢良淑德,可半分冇有她這個妹妹討喜,顧總覺得呢?”

顧硯北淡聲:“我誇了其他女人,你不跟我鬨?”

蘇然佔有慾極強的挽住他的胳膊:“當然,我的男朋友眼裡心裡就隻能有我一個,不然,我寧願不要。”

——

薑歲追著薑美到停車場。

看到薑美氣惱的將手中的包摔在地上。

薑歲看著那價值不菲的大牌包,有些心疼。

這些可都是錢啊。

薑歲彎腰去撿,包卻被一人提前撿走,連帶著也按住了薑歲的手。

薑歲抬眸,對上週衡視線的一瞬間,她頓時就打了一個寒顫,匆忙把手甩開。

周衡看著她越顯得嬌嫩的麵容,還有她身上淺淺淡淡小蒼蘭的香味,越加捨不得放手,這是他活了二十多年,頭一遭想要玩一把純愛的女孩兒。

這段時間,他找了不少薑歲這個類型的來玩,可冇有一個讓他覺得順眼。

今天見到她,還冇消下去的心思馬上就又起來了。

薑歲掙脫不開:“放手。”

周衡:“薑歲,我想教訓你輕而易舉,還有你們家,我也都不放在眼裡,你彆再惹我生氣,知道嗎?我根本就冇真下狠心收拾你。”

“那我還要感謝你嗎?”薑歲向薑美求救,“姐……”

薑美:“……歲歲,有什麼話好好跟周公子聊,我會跟爸媽說你今晚會晚點回去。”

薑歲瞪大了眼睛:“姐……”

周衡伸手把薑歲攔到懷中,在周圍有人看過來的時候,佯裝哄她:“好了,歲歲,鬨脾氣也要有個限度。”

周衡低聲在薑歲耳邊:“跟我回去,否則,彆怪我不給你臉。”

在薑歲擺脫不掉周衡的時候,她餘光看到了從電梯方向走來的顧硯北:“顧總……”

挽著顧硯北的蘇然戴著墨鏡看過來,“真巧。”

周衡對其他女人不屑一顧,對蘇然卻一反常態的恭敬,張口就是一句:“表嫂。”

蘇然輕笑:“這是在乾什麼?看把人家小姑娘都快嚇哭了。”

周衡:“表嫂,這是我女朋友,叫薑歲。”

“薑……歲。”蘇然掀了掀眼皮,看向顧硯北,“似乎在你手機上看到過,這個名兒。”

她話落,周衡和薑美同時看向顧硯北。

蘇然也擺明瞭在要一個解釋。

這先是姐姐,後是妹妹,蘇然倨傲的脾氣自然忍不了。

顧硯北眸色淡然的將手機遞給蘇然:“一個聯絡方式而已,你不喜歡,就刪了。”

他毫不在意的態度,纔是蘇然想看到的,但她也真的抬手就給刪了。

蘇然在顧硯北這裡,一向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女王,想做什麼都可以。

“我有些累了。”

蘇然挽著顧硯北的胳膊想走。

薑歲見顧硯北真的不打算管她,心涼了半截,對他的無情有了新的認識。

在周衡要拖著她去車上的時候,薑歲摸到自己包包掛飾上摺疊的小刀,就把周衡給捅了。

-

發表時間:2024-06-08 07:07:2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