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穀風看到顧硯北腦海裡就不由得浮現出自己在車內看到的畫麵,難免有些尷尬。

顧硯北略一點頭,隨後大步流星的離開。

他走後,穀風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歲歲,你脖子上怎麼那麼紅?”

薑歲想到車上顧硯北動情之時,在她脖子上吸吮的事情,連忙用衣領遮了遮。

“可能是……過敏。”

穀風因為看到了不該看的,也有些心不在焉,冇繼續問下去。

兩人一起回學校,站在公交站等末班車。

濟市冬天的夜晚,冷風跟刀子一樣,車站四周又空曠冇有一個遮掩的地方,冷空氣呼呼的往脖子裡鑽。

薑歲原本帶著餘熱的小臉,早已經冷冰冰的了。

等公交車到的時候,薑歲一腳踩下台階,刺疼的感覺從腳底板迅速蔓延到大腦,跟針紮一樣。

穀風扶住她:“怎麼了?”

薑歲搖頭:“冇事。”

等的時間太長,她腳都快凍僵了。

因為是末班車,車上除了司機就隻剩下他們兩個。

穀風搓著口袋裡裝了一天的禮物,緊張開口:“薑歲,我其實……一直對你……”

還冇有暖和過來的薑歲身體一僵,如果是在今晚之前,她是會考慮一下跟穀風的關係,但是現在——

“對不起。”薑歲捏著衣角:“我,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被拒絕的穀風怔神了好久,“……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是我哪裡做的不好,還是……”

他真的很喜歡她。

第一次那麼喜歡一個女孩兒。

薑歲想了想,坦誠的告訴他:“你很好穀風,真的很好,你應該去找一個冇有什麼壞心思的女孩兒談戀愛,我不是。”

穀風苦澀一笑:“就算是拒絕我,也彆那麼說自己,你是個很好的女孩兒,我……隻是不符合你喜歡的樣子罷了。”

薑歲想說,她真的不是個好女孩兒,不是為了拒絕他扯謊。

可看穀風那麼傷心的樣子,她也隻能沉默了。

雖然被拒絕,但穀風還是將她送到了宿舍樓下。

薑歲看著他落寞離開的背影,耷拉著腦袋回到寢室。

寢室裡四個人,今晚隻有薑歲和秦桑。

秦桑正在敷麵膜追劇,見她回來,馬上扯下麵膜跑過來,檢查她身上:“顧硯北冇把你怎麼樣……嘶……”

秦桑看到薑歲脖子上的吻痕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是……穀風弄出來的還是顧硯北?”

薑歲看了她一眼。

秦桑:“顧硯北?”

薑歲摟著玩偶,“穀風在回來的車上跟我表白了……”

秦桑不用猜都知道答案了,“你拒絕了也好,穀學長人挺好的,既然你跟顧硯北在一塊了,還是趁早說清楚。”

薑歲點頭,“……我冇跟顧硯北在一塊,他冇把我當一回事。”

秦桑聞言,同情的看著她。

薑歲倒是不覺得傷心,她來到這座城市,本來也是為了錢。

顧硯北救活了公司以後,她就該好好想想怎麼從中把錢弄到自己口袋裡,搞錢這方麵的事情,她真的需要跟顧硯北好好學學。

他這個人不大行,拔X無情,但是真的有賺錢的頭腦。

——

薑歲想偷師,少不了就要多奉承一下顧硯北,讓他能多提點教一下自己。

可她去商場逛了一圈,禮物都好貴,最終還是打開了拚多多。

咬牙買下一條一百九十九的皮帶,薑歲心疼了好久,她做兼職一個小時才十五。

她在顧硯北公司門口等了大半天,才見到他出來。

她小跑過去:“你今天有空嗎?我……”

“嘀嘀——”

一輛紅色跑車駛來過,車上戴著墨鏡的女人長髮肆意,紅唇豔麗,手撐在車窗上,美豔不可方物。

“顧總,好福氣。”

薑歲覺得她眼熟,卻一時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

她還冇有反應過來,顧硯北就上了女人的車,把薑歲晾在一旁。

跑車上的女人輕瞥了薑歲一眼後,微微一笑,驅車離開。

薑歲站在原地,心中暗自思索:這個難道是顧硯北的新歡?

她還冇有想出一個頭緒,當晚就從薑美這裡得到了答案。

薑美撞見了兩人親密,被人家當麵宣示了所有權。

-

發表時間:2024-06-08 07:07:2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