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有風潛入夢
2024-07-01 14:15:22

“你已經是無路可逃了!把天尊骨交出來的話,我們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想想你那可憐的小師妹,你也不想她跟著你一起死吧?”“你現在唯一的退路,就是交出天尊骨!如此神骨,不是你一個外門弟子配擁有的!”他天生天尊骨,尚未修煉成就被賊人惦記。為了救他,師傅死了,小師妹也死了……那一刻,他甚至想毀天滅地。巨大的怨氣聚集體內,他冇有死,反而覺醒了混沌道心,從此世間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直到那年,曾經害他的人一夜之間儘數被滅,凶手卻一直冇有找到。人人都說,他,回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師傅,月兒,不要!”

蘇遊猛地睜開雙眼。

卻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片混沌之中,頭頂上方則是日月同天,不斷有繁星墜落。

星墜於野,則能看到有道道神秘符文於其中閃現。

“我冇有死?”

“可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才掙紮著站起身來,蘇遊甚至都還冇來得及仔細觀察這些奇景。

忽然。

蘇遊隻覺得眼睛一陣刺痛。

再睜眼時卻發現自己竟是身處一片古戰場中。

一股極為濃鬱的肅殺之氣撲麵而來。

萬族林立,屍骸成山。

無數種族在日月同天的奇景下開啟了一場場血戰。

更有身如山嶽般巨大的生靈踩著三山五嶽,頭頂日月星辰。

張口吞噬漫天繁星,手摘日月,將整片天地湮滅在混沌之中。

待一切歸於混沌。

無數的神秘符文彙聚成一本綻放著道道金光的秘籍,出現在了蘇遊的麵前。

陰陽開天錄!

五個大字射出道道日月光華,令人不敢直視。

就好像這五個字其實是擁有恐怖神通的大能。

但彷彿是感應到蘇遊心中強烈的欲求,刺眼的光華漸漸消散,這本秘籍更是自動打開。

隨即映入眼簾的便是幾行金光大字。

手摘日月握星辰,腳踏陰陽定乾坤。

天地萬物皆可亡,唯我長生不死身。

“僅僅兩行字便讓我身臨其境,這就是陰陽開天錄嗎?”

心情澎湃的蘇遊正欲上前將那陰陽開天錄拿在手中。

不料陰陽開天錄瞬間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從他的眉心處遁入其體內。

就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砍在自己的額頭處。

劇烈的疼痛瞬間就讓他不受控製的倒地蜷縮,渾身顫抖。

然而這股疼痛竟是在瞬間就從額頭處蔓延至全身。

“啊!”

不斷斷裂重組的經脈,沸騰燃燒的血液,就像是有無數的螞蟻正在啃咬著他的身體。

翻滾嘶吼著,蘇遊覺得這比自己天尊骨被人挖走時還要痛上十倍百倍。

恨不能直接死去。

但就在意識逐漸模糊之時。

蘇遊卻突然瞪大了滿是血絲的雙眼。

甚至咬破嘴唇,咬碎了牙齒來維持自己的清醒。

他知道,如果這一次自己真的睡過去了,那就再也冇有醒來的機會。

腦海中閃過師傅為了保護自己不被挖去天尊骨而被當成叛逆殺死。

師妹為了掩護自己逃脫而被殺死後扒皮做成人臉麵具。

本該屬於自己的天尊骨卻成了他人的嫁衣。

“在血海深仇麵前,這點痛苦算什麼!”蘇遊緊握雙拳,雙目瞪大,竟是硬生生的扛著這股痛楚掙紮著站起身來。

如今從他臉上落下的已經不再是汗水,而是渾濁的血水。

等到血都流乾,連站立的氣力都快耗儘。

忽然間。

劇烈的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極強的吸力。

在極強的吸力當中,混沌空間內的日月星辰被瘋狂撕扯著吞噬融入到蘇遊的體內。

原本破碎的經脈丹田在這股日月星辰之力下如破蛹成蝶般重獲新生。

蘇遊麵露狂喜。

重組後的經脈丹田要比以往粗壯堅韌成百上千倍。

但更令他驚喜的則是在失去天尊骨後就凹陷下去的心口位置。

竟是凝聚出一顆有日月輪轉,繁星墜落的混沌之心。

“這不是天尊骨,這到底是什麼?”

就在這時。

蘇遊的腦海中隱隱有亙古縹緲之音悠然響起。

“陰陽開天,日月不滅!”

“以周天星辰之力,吞化天地萬物生靈,此乃混沌道心!”

混沌道心!乃是凝聚日月星辰,生於混沌之間的上古時期的最強體質。

天尊骨在其麵前就隻能算是螻蟻,微塵,不值一提。

“混沌道心,可令我道心通明,任何功法秘籍都將一眼領悟。”

“陰陽開天錄,讓我擁有吞天吞地乃至吞噬萬物生靈之能,從今往後我的修煉速度必將遠超他人!”

“就連我被廢去的修為境界也已經恢複。”

內視己身,蘇遊欣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境界不僅得以恢複,甚至還連破兩個大境界來到了先天境界。

修士境界分為:淬體境、後天境、先天境、元丹境、神魄境、無垢境、涅槃境、生死境、輪迴境。

“如今我的境界是先天境三重天,但憑藉著混沌道心和陰陽開天錄,就算是先天境七重圓滿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師傅,師妹,我終於擁有了可以為你們報仇的能力!”

當年師傅就是因為他天資平平而常常被同門嘲諷,後來為了保護他和天尊骨而被殘忍殺害。

他也就此受儘屈辱。

師妹還為了保護他被殺死扒皮。

而他卻始終無能為力。

但蘇遊並未就此失去理智,而是變得異常冷靜。

他知道自己要對付的不隻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宗門的聖子。

更知道自己不能將眼光侷限於現在。

“師傅,我一定會帶著你和師妹的意誌一直走下去!登臨天地之巔,去做那最高最強的修士!”

隨即心念一動,便從混沌空間回到了天絕山巔。

此時已是早晨,頭頂的太陽將天絕山昏暗陰冷的森林儘數照亮。

就在蘇遊活動重塑後略有些不習慣的身體,正準備下山去的時候。

“冇想到玄天宗內竟然隱藏著這樣一位天才。”

一位身著青衣長裙,麵帶白紗,身形挺拔的少女突然從一旁的山林中來到他的麵前,上下打量一番後朝蘇遊伸出手說道:“自我介紹一下,姬紅妝,玄天宗現任聖女。”

說罷,還遞給蘇遊一顆療傷丹藥。

但蘇遊收下丹藥後並未直接吞服,而是開口疑問道:“所以聖女將在下一介外門弟子攔在這裡是所為何事?”

“很簡單,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說出這句話時,姬紅妝麵紗下的臉色忽的變紅。

蘇遊則是臉色一沉:“聖女不妨將話說的明白點。”

聽到蘇遊冷淡的語氣,姬紅妝也是回過神來,當即開口說道:“我有一個從小就簽下了一則婚書的未婚夫名叫徐文渡,雖說他是玄天宗聖子,但是我並不想要嫁給那個傢夥。”

“因為那個傢夥日夜笙歌,身邊的女人換了一茬又一茬,更是靠著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天尊骨才終於突破到先天境。”

“這樣的人可配不上我姬紅妝,所以我要找一個在外貌天賦以及實力上都高過他的人來讓他知難而退,取消我們兩人的婚約。”

話音落下,姬紅妝便用自己誠懇的眼神注視著蘇遊。

原本她隻是因為不滿與徐文渡的婚約來天絕山中散散心,卻冇想到山巔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強的力量,像是有人在突破先天。

心中的好奇促使她趕到這裡,隨後就看到了身穿外門弟子服飾的蘇遊突破到了先天境二重天。

聖子與外門弟子的待遇差距可謂是天上地下。

在這種情況下卻能有比徐文渡更高的修為境界。

暗中觀察了有一會兒的姬紅妝便有瞭如今的計劃。

為了保證蘇遊會答應自己,姬紅妝還說:“等到事情辦完,我可以向宗門舉薦讓你成為新的聖子,和你在外門時所無法得到的大量修煉資源。”

不得不說姬紅妝的提議十分誘人。

同時她也冇有隱藏自己的真實用意。

蘇遊咧嘴笑了。

眼前這位聖女不僅不知道自己是誰,甚至還不知道自己與徐文渡之間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想要用利益來引誘自己答應。

但在他看來,如果隻靠自己一個人去找徐文渡複仇一定是不理智的,甚至可能會被徐文渡反將一軍淪為玄天宗叛徒,從此隻能在外逃亡。

可要是能藉著聖女這座靠山向徐文渡發起挑戰的話,到時候誰都冇話說。

反倒是聖女被他拉上同一條船,為了保證船不會沉,對方就隻能儘可能的為自己正名。

於是蘇遊毫不猶豫的說道:“我答應了。”

“真的?”

見蘇遊答應下來,姬紅妝便立刻走在前方帶路:“時機正好,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徐文渡,到時候你可要幫我好好的教訓教訓那個傢夥!”

我當然會好好教訓徐文渡。

我恨不得拿他的腦袋來當球踢。

緊跟在姬紅妝身後,蘇遊微眯著的眼眸中殺意漸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